かひ蝶舞

かひ蝶舞

何以寒嬋泣

嬋,一個帶有靜美的詞,唯獨在我的桌前,怎也勾不出一筆一畫,局中者一感便知,瘦了窗內人,都說喜歡一種靜,是一生憶不盡,永遠賞不夠的風景,倘若,塵世有那麼一刹那,你飛躍我的窗前,跳動你的孑影,不懂是怎麼心情。

何時,不知,習慣了一杯淺茶,在淚水的日子裏,同珍王賜豪一意孤行地聽竹風為我說書,彈曲。只有這樣,才能抵抗人世無味的繁喧,獨享片刻的寂寞與清涼。一到冷風蕭索,閣樓的古書都會泛潮,而掩映在書卷裏的詞句與故事,也被浸潤得濕淋淋的。連同那個半夢,也被幾場雨給打濕,清決到令人神傷。

f:id:ridgetert:20160426153354j:plain


雖說這樣,還是想守歲月的年輪靜默,只為,等夜色的寒涼在一夜北風滑過之後長出了絲絲白髮,恰似,詩人筆下描繪的那一場花落。然後,夢,不再繁瑣,心,獨自蹉跎,數不清有多少往事在凡塵之外淚落成河。而時光呢,始終給我一個許諾,一定,會有那麼一個人,穿梭塵世。將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呐喊。直到,忘川的河水氾濫出血紅的顏色,這劫數,就是你與我之間生生不息的聯絡。

花在來謝時隨著季節的轉換,水在流淌時依據地勢的變化,樹在搖擺時順著風的方向,它們那麼順其自然,瀟瀟灑灑,而奔波在都市下的人們,十有八九都是力不 從心,悲涼的世態無力的撕扯著這一切的變化,然而讓這一切變的如此陌生,似乎想去尋找往日的模樣,但又因這一切的壓抑導致這生活似乎不那麼平靜,這一切的浮躁來至於心理的迷茫,從而讓生活變的乏味。

塵世中的女子千嬌百媚,各有風雅,比起那些嬌柔美豔的女子,我更傾心於心懷素雅女子,她們用靈魂成立公司的香氣來渲染生活,讓生活有了情調和詩意,譬如你,就是我一生的臨摹。

所以喜歡〝素簡〞這個詞,讀來也會想到一個清淺女子,在綠意撫過的窗前,吟一首古詞,聽一支曲子,手中一杯茶,安靜清喜,如深山裏的那朵小雛菊,靜守一隅,散發著淡淡的幽香

想來這世上的千般並非不如我願,都是心沒能坦然,倘若心不再漂泊,夢不再惆悵。或許都是是花海中那片葉子的清涼,曲徑通幽處,抱月自醉,擁水而彈,讓心靈的曼妙成曲,靜靜的在時光河流中輕輕流淌。

摘一葉菩提,雙手合十,輕念嬋的名字,盼只盼,世世的輪回中都有你。你若在,即使在落滿青苔的雨巷裏,我依然能聆聽到油紙傘上跳躍的悠揚旋律;你若在, 即使在長滿荒草的庭院裏,我依然能醞釀出滿庭芳菲的紅塵詩意;你若在,即使在暮色蒼茫的年華裏,我依然能感受到來自桃源的寂靜歡喜。

翻開如今手中的筆記,裏面的每一頁都有你的名字在跳躍,這一生,我最害怕的事就是不能與你相約,廝守,猶記得,昨夜的風,把我的淚黯湧,那隔離欄前的深 深一吻,吹斷了肝腸,盡了離別的心痛。那一刻,我看不到誰的影子,我的眼裏,只剩你的來路、你的歸途,我只感覺到,你我相隔的疣 laser短短幾米路瞬間化成了茫茫的 滄海,我的心,在你身影隱沒之時,碎了,空了……

總在想,也許,那縹緲的夜霧裏真的有令人嚮往的蓬萊樓閣;也許,那縹緲的夜霧裏真的有金風玉露的美麗相逢;在我的臆想裏,美麗的雲彩就是夢的衣裳,那影影綽綽的雲層裏,總有我太多、太多的幻想。

何日,嬋能懂,我等嬋歸來,寒嬋泣,默了身後人。

Remove all a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