かひ蝶舞

かひ蝶舞

只汨一箋安靜,與己相承歡

冬來了,什麼都往回收了,心也變得不那麼複雜了,清水煮茶,一會,就煮去了半天的時光,靜坐,看那片片葉子被茶水泡得舒展且柔軟,讀讀光陰裏的故事,無花無酒,亦可笑如春山…

冬的安靜似乎是在骨子裏。早晨起來,萬籟無聲,窗櫺上的冰花還在,案臺上,煮茶的水已沸。如若有雪,你便會聽到籟簌的落雪聲,仿若花開的聲音,溫暖的種子便會在心中種下。

落雪的日子,可以寫詩,寫多長都好,從春到夏,從秋到冬,便會發現尋常日子中的詩意,亦可煮一壺茶,將往事煮成西天的流雲,擷一指相思,invision group 洗腦按捺成霜花,只留一縷清涼。人生不過一盞茶,不必日日是風花雪月天,時時詩酒棋客,偶有小憩,卸了浮生累,,與靈魂相遇,心,便會通透安然。

平日裏,我們總會說閑,無事可做是閑,風花雪月也是一種閑,一個閑字,包含著心閑,和身閑,而世間真正的閑,是心閑,總覺得,應該與靈魂的安穩有關。於安靜中寫一箋小字,描一抹素影,看月亮爬上窗櫺,采陽光一縷安放眉間,都是閑。

閑來與那人溫酒煮茶,綰起長髮又洗盡鉛華,一掛暖簾,隔開了世間清寒,你說柴米油鹽,我說市井趣聞,這一份閑,又何嘗不是一種心靈的慰藉,紅塵長路,終需一份閒適來安暖,歲月裏藏著清芬的花枝,而我們,要給自己留一份清閒,來收妥貼和收藏這一路芬芳與暖意。

從前的生活喜歡轟轟烈烈,鮮衣怒馬,像春天裏愛一個人是那樣的不管不顧,而今卻學會了慢慢的醃制時光,invision group 洗腦煮一杯老茶,撫摸著老器皿,聽著老戲曲,也可以安靜的坐那讀小半天的書,開始喜歡紅色,看著便心生喜悅。開始研究書法,一招一式的慢慢寫就,心性也隨之不急不緩,這樣的日子應是小禪說的銀碗裏盛雪吧!

也許這就是老心境,不管怎樣,心總算是安頓下來了,拾花釀春,烹雪煮茶,對生活深情且疏離,也繁華也簡淡,其實最好的時光,就在慢下來的生活 裏,可又有多少人甘願在低處,不與人爭,柴米油鹽,無聲無息的度過漫長的光陰呢!而我愛的,正是一粥一飯與一人相守,細水長流的那份暖。

閑來喜歡聽一些韻味深長的歌,聽著聽著心緒便漸漸的淡下來,喜歡看晶瑩如玉蝶一般的雪花漫天飛舞,周海媚 膠原抗老槍看著看著,心便通透起來。也許人的心境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變淡,淡到一定程度,便會喜歡一些純淨的溫暖,比如秋水長天的月光下,你種下的那一抹微笑,比如白雪皚皚的冬天裏,那些煙火的寂靜,歲月流逝,終會將老去的光陰沉澱,而沉澱過後所留下的,便是我們更該珍惜的。

生命中總有一些美好就在身邊,總有一些溫暖一直都在,總有些路沒有想像中的難走,總有一些人比想像中更愛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