かひ蝶舞

かひ蝶舞

置身暖陽的明媚女子


一條路,一個人,一顆心,一首歌,任憑微涼的風,淩亂了垂落在臉頰的發絲,輕舞,飛揚 ! 日落西山,它到底是為了夜的降臨,還是月的追逐,為什麼總是如此反復,不厭,不倦……

 

日月更迭,春秋輾轉,我已長髮及腰,又如何?三千青絲,亦不過是歲月寫照工商管理 HRM,情愁堆積,在這樣暖陽斜照的下午,依舊是百無聊賴的不知所措,請允許此刻的我,悲歎一聲,人生,到底何趣之有?

 

人情世故,總是那麼的紛繁複雜:相交情感,亦是那麼縹緲虛無:塵世萬物,皆是那麼的變化莫測!你是誰的誰?誰是你的誰?誰也不是誰的誰……雖然,此生已然是多情,但如果可以,我願意跳出紅塵萬丈,摒棄世間所有情感雜念,做一個無欲無求無情無念的冷漠之人,不隨花開悅,不伴日落憂,如此,甚好……

 

站在時光的轉角,以一種花開的姿態,靜看日升月落,隨意春去秋來!心柔若水,情深若癡,沒有閉月羞花之容,台北自由行行程不得沉魚落雁之貌,我只是那紅塵深處的多情女 子,上善若水,真誠予人!萬頃碧波,只取一滴淨水,滿目山河空念遠,不如憐取眼前人!三千青絲亦是綰盡三千癡纏,凝神思忖,獨坐如蓮,冰冷纖指輕撫琴弦, 彈撥一曲高山流水覓知音,若有人懂,請與我共譜一曲琴瑟和鳴,若是不懂,請如微風拂過,過而無痕!心若相知,言也默契;情若相眷,不語也憐惜!

 

人與人相交,若是懂得,何必多言,若是不懂,又何必解釋?懂得的人無須解釋,不懂的人更是不必解釋!你從來都沒有權利要求別人怎麼做,你只能要求自己怎麼做;你也從來沒有辦法要求別人如何相待,你只能告訴自己該如何便好!人,終歸也是感情動物,總是在不經意間,產生各種包括友情或愛情的情感,若相知,便相惜,這個世間尚且還有很多純美的情感存在著,若擁有,何嘗不是一種榮幸,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人生如此無常,只要原則不變,底線未越,又有什麼是那麼絕對的不可為亦或絕對不可有的?
心,是易碎的水晶,如果喜之愛之,就小心翼翼的呵護,輕拿輕放的相待!雖然,大千世界,人人有心,但每一顆心,都代表著獨一無二的唯一,總不能說,因為看到身後無數,就不惜眼下所有,你可知,縱然滿目琳琅,相知幾何?也總不能說,因為一時心情不好,就無情刺傷淡漠,你可知,破碎的心永遠不復完整,就像易碎的水晶,裂了,還回的去嗎? 所以,真心相待每一個走進自己生命的人,真誠呵護每一份相識的情緣!如果緣識,是一份鑾刻於心的名單,那我願意用盡畢生心血,將每一個名字琢刻成血色刺青,永不抹去!

 

感情,向來都是人生在世不可取代的主題,它總是能夠觸碰到人心最脆弱的地方,而我,精華液亦是一個感情至上之人,我從來不惜卑微謙和,來相待自己所在乎的人,不論友情還是愛情,我只願自己可以是一個即便微不足道,也可予人溫暖的女子!

 

有時候,我會感覺自己像是一個退隱俗世紛擾很久很久的人, 很多時候感覺內心都會很怯懦,會害怕接觸塵世複雜,看到人心涼薄!利益,不怕受點損傷,畢竟身外之物,只要不絕人之路,都無妨。我更害怕心的受傷與刺痛,可能我是一個有點軟弱的人,害怕心傷勝過身死,不管是哪一種心痛,都是自己承受不起的!所以很多時候,我都活在自己幻想的純美世界中,在那裏,永遠都是真情摯愛,上善若水,面朝大海,便是春暖花開!

 

一襲春風,編織一簾幽夢,將一切溫暖與陽光匿存其中,而我,便是那,持一份純真,攜一份淡然,與世無爭,與人無憂,做最真實的自己,輕顰淺笑,安靜從容,只為懂得的人,綻放美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