かひ蝶舞

かひ蝶舞

多情而悲戚的夏季


人的一生中有著太多的無奈,無奈中含有著可憐,可憐中又稍帶著可恨,可恨中又飽含著可悲。防紫外光路沒有盡頭,時間不會停留,時間仿佛從沒有停留過,一點一滴的在流逝,而我們也在一天天的長大,驀然回首時光悠悠,歲月依舊,曾經走過的無悔歲月早已被吹散在風中,變得很模糊,漸行漸遠,似曾想起,卻又忘記在腦海裏,也許是時間走的太快,而我們在追趕著它,卻失去的過去的點滴,也許遺忘也是一種美,忘記過去的煩惱,追逐新的開始,我們都有一個小小的夢想都希望有一天能插上翅膀翱翔在天空,現在的我們在努力的尋找。思念一個人,只能思念到某種程度。當思念長久落空失望落寞終至絕望,才會明白。無論怎麼喜歡一個人,也只能愛到某種程度。往事如風,來了又走,走了又來,一幕幕凝入我腦海。

離開寂寞,放棄那些不再屬於自己的應得的幸福,陰霾的天空留著那冰冷的淚水,炎熱的天空終於有些涼意,安靜的心,過往的曾經,要我如何相信,轉身後寂寞的聆聽,愛離開的時候,讓我為愛慶倖,而如今,真覺得當初的我發了神經,只為愛永不消停。心情突然不好,蹲在大佛寺長江大橋,看著濤濤東去的江水,聽了一下午的《夢中的額吉》,金烏西墜,長江水搖碎了夕陽的餘輝,仿佛搖碎了我心中所有的回味。往事拉長了,恍惚間纏繞了這。遠處的鐘聲響起,回蕩了一種遠離的塵世。江水嗚咽,帶著我滴下的淚水逝去。

風起了,隨著遠方飄渺的笛聲。我就這樣呆呆的看著,看著天色昏暗,看著飛鳥已倦,看著夕陽的餘輝撒滿我得發間,再到慢慢消散小牧味屋。遠方的漁火燃起,還有長江兩岸的霓虹。車水馬龍裏只有我跺步在這漸晚的風裏。我沉默著,想找一個可以傾訴的人兒,而我茫然的四顧,卻是山的靜默,和水的東流!

樹上,飄下了一片落葉。我輕輕的撿拾起,我揣摩著她將去的方向,是那靜默的鵝石卵路還是開始抽咽的江水。而這開始泛黃的葉子,卻在飄落的時刻邂逅了我多情的手和我溫柔的眸光。而我呢,那顆易碎卻又洶湧的心,卻開始在夜色裏寂寞。

我靜靜的躺在青青的草坪,微微的睡去,耳邊仿佛傳來了那首《夢中的額吉》。而在那心碎的聲音中,那是誰的眼淚,卻沒有人為他拭去!浮生若夢,與你相愛,從最初的心喜,到最後的心涼。從沒想過愛一個人,會愛到那麼的歇斯底里,生怕自己給他的太少,對他不夠好。但卻從沒想過,就算你把整個世界都給了他,他還是覺得你對他不怎樣?

有時候,很不願意相信“等閒變切故人心,卻道故人心易變”這句話,但當現實就發生在你身上時,jacker薯片就算你不願意相信,也得堅信。恍若心中的另一個你在嘲笑自己說:“沒錯,你經歷了一場青春,愛上了一個稱不上為“愛情”的男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