かひ蝶舞

かひ蝶舞

字字聲聲敲打在心坎上


當冬天還在秋千上游蕩,青春的光華便迫不及待的從春花爛漫中踏步而來,而一轉眼間,不知不覺物業套現的步入了清爽的春天。手輕輕滑過日曆,花瓣一樣的日子從手中靜靜飄落。時光如沙漏,以為很慢,卻總在不經意間匆匆的逝去。冬天一直是記憶中最嚴酷的日子,對冷懷有一種天生的恐懼,寒冷卻總是一個致命傷。每個冬天,總是全副武裝,但依然在冷風中手腳冰涼,依然感到寒氣順著手腳透入心中。冬日因為有一份感情在心中濃濃地生長,漸漸燦爛成一個美麗的春天,於是心被春天填滿,冬的寒冷在心中已找不到它的位置,再不能帶來深深的傷害。每一天,心都被思念充塞著,體味著心中的思念,感受著思念,思念在溫暖著冬天。眼看著舊的日曆已經落盡了最後一片殘英,冬天早已不容置疑地在退卻。春天終於不再是一種傳說,被它從容不迫地擁抱,但沒有能力轉身。季節的輪回是自然不可抗拒的規律,只要你活著,你就必須承受自然帶給你的感受,無論好與壞。

有人曾經說過,在每個人的心裏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季節。“花謝花飛飛滿天,紅消香斷有誰憐?”,春天是一個多情的季節。一個季節的冷,要積攢多少溫 暖,才能夠抵禦?一段滄桑的流年,要沉澱怎樣的愛與哀愁,才能夠刻骨銘心?午夜寂寥,孤燈清輝,映照纏綿的心事。不知何時起,喜歡用文字來描繪生活裏 的喜怒哀樂,生活之於我們,是該嘲諷還是順從?或許上一秒是笑靨如花,下一秒就是流淚滿面,它永遠是輪證追蹤一個無法猜測和解開的謎。但是,可以用文字來記錄它的 點點滴滴,祭奠那些傷逝,溫暖此生時光!簾卷西風,娓娓如訴,低語繾綣的誓言。春去春來,花謝花開,時光永遠不會為你我額外地多逗留一刻。細雨、飛紅,融 化的雪、冰凝的淚, 一個悲情的詩人,身邊的一切景,都蘊含著自己的一段情。不知不覺的已經又換了一季!在這個物欲縱流的時代,資訊高速化的時代,可供我們娛樂和消遣的東西林 林總總,幸好,這世間有一個叫著文字的東西,否則我真的不知該何處安置流放的青春。不是故作姿態,而是這種感覺是如此的真切,

喜歡流覽於網上,聽著唯美的音樂, 品讀那些感性的文字,也品味自己巳經不再年輕的歲月。夜,微涼,遠處街燈掩映,樓下樹影婆娑。每每喜歡這樣的時刻,在靜謐空靈的夜晚,一個人的時光,打開 電腦,放一段心儀的音樂,靜靜聆聽,一遍又一遍,把心靜靜沉浸在音樂裏,感受來自心湖深處蕩起的輕輕柔柔的漣漪。歲月的印記撫摸眼角輕觸眉頭,是否真的年 華似水、容顏易老?可為什麼有時候總覺得自己象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,那些年輕的夢依王賜豪然不曾離開,亦或是從來就不曾實現。

 

不問網路的虛虛實實,我只用心珍惜彼此相知時的感動和美好,通過這一根網線,在文字裏讓心靈貼近,體會憂傷時的慰藉,孤寂時的陪伴,快樂時 的分享。有時候在微涼如水的夜裏,用僵硬的手指在鍵盤上敲擊那些文字時,會有文友發來溫情的問候,就會有一股暖流流過心窩,感謝那些一直對我文字關注的 人。寫文,只是我的一個業餘愛好,因為有了那麼多文字上的朋友,才使我有了堅持下去的勇氣,我希望就這樣一直有文字陪伴著我們,漸老漸去。無論前路還有多 少風霜,那一份溫暖而細膩,清純而踏實,沉靜而美好,將永存於心間,會在我記憶的天空裏,流瀉出別樣的溫馨,相伴我的流年。靠近你,溫暖我,星光在空中閃 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