かひ蝶舞

かひ蝶舞

迎接著眼前的每一步


一步停留的地址,展開了多少的思念,思著曾經的你和我,想著你我的對白,自己變成了無知的少年,但是此時心境卻自我增值想永遠停留在那個街口,等待曾經的你,等來的卻是一道奪情鉤,奪出兩道傷,一道是心中的痕跡,而另一道則是眼淚的相約。

自己的回憶錄全是你我的對白,而對白中的話語幾乎全是你的演講,自己不能去分析時間還在走,而你遠航於天涯,我卻在孤獨的城市依然為你等候,此時的我心出三道聲,一聲,思念隨你漂,愛意跟你行,二聲,為了相逢中的話語能有個存放的位置,我放了自己的心中,時間的蔓延,眼淚也隨之而下,三聲,風帶著我的思念漂泊,去了你的方向,不知能能不能感覺到,雨打下了我的話語,這個用心表達的問候,不知能能否聽見。

過多的心聲,疊加的淚雨,不能表示我對你的過去,但是能註定的卻是我此時的心情在你的身邊,而不知你的心聲在何方,我積極面對人生無奈,只能用心聲去說話,難以去表達過多的方向,也許曾經的相逢,都是為了結局彼此都有著美麗的回憶吧。

思念掛天涯,心聲放海角,這是你不能看到的,但是我的問候只能到此,因為我不知道你的方向,不想給你添過多的言詞,也許是時間的安排讓我們都牽著緣份,你牽著我的緣,而我牽著的是你給的一份回憶。

你可以去忘記,但是別人會講起,這是自己的負責也是對別人的照顧,一步一滴的去累積著事蹟在話語中描述這些情節,不要認為是什麼樣的話語為自己而改變,只有把有些人可以放到自己的心底,就不會被別人偷走,因為天下的不確定實在是太多了,讓我們有些說不清,有些難以定論。

你在忙,而別人在看,看著你的一舉一動,而話語的分配不一定是你行動中的那樣,也許會說的更有價值,也許有些心不寬對你有些看不過去的人,用另一種話語來表示你的行動,單調的把你描述的一文不值。

沒有什麼樣的也許,卻有註定的如果,讓我們去追憶,讓我們想念,讓我們注意曾經的許可和對自己曾經訴出的誓言,雖然看不出什麼破綻,但是自己的內心依 然是有著陰影的,這樣的時間,這樣的味道,不是一個人能體會到的,而是更多的人都能看穿不能解釋的,這是自己的路,也是歲月中的數,但是數中咖啡機卻不能去選擇 路,而自己的路中卻能自己去選擇數,這樣的步伐,這樣的行程讓我們。

留下了什麼,什麼在等待呢,是自己的問候,還是別人的體貼呢,讓我們可以去理解的就是,用自己心意轉換到另一個位置去想去分析,一步一滴的和解,然後 再用自己的思緒去分解,讓自己多一步瞭解知識只有如此了,我們只能留下話語的疊加和事蹟的傳揚,而等待我們的卻是言談的論文和不能分析出的未知數。